通用规范汉字表》向社会征求意见

  《瑷辉条约》还是《瑷珲条约》?沂蒙山还是沂濛山?“闹钟”的钟和姓“钟”的钟一样吗?由教育部2001年启动的《通用规范汉字表》项目,历时8年研制终于定稿。8月12日,教育部就《通用规范汉字表》开始向公众征求意见。

  你是否曾经遇到这样的情况,生活中常见的人名、地名、姓氏用字,电脑里却打不出来?更严重的是,一字之差,可能引来无数麻烦。

  “21世纪的中国社会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社会用字的范围发生了很大的变动,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文字观念和需求,也出现了多元化、开放性的特点。这不仅使用字范围扩大,还有一个实现标准化的要求。”教育部语信司标准处处长王翠叶表示,制订《通用规范汉字表》,主要是为了满足各行各业对汉字标准化的需求,方便人们的生活。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三条规定,国家要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到底哪些是规范汉字呢?王翠叶解释说,过去已有的规范标准比较分散,有《简化字总表》、《异体字整理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等四五个字表,但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范本,需要重新进行整合和优化。

  《通用规范汉字表》收字8300个。根据字的通用程度划分为三级:一级字表收字3500个,是使用频度最高的常用字,主要满足基础教育和文化普及层面的用字需要。二级字表收字3000个,与一级字合起来共6500字,主要满足现代汉语文本印刷出版用字需要。三级字表收字1800个,是一些专门领域(姓氏人名、地名、科学技术术语、中小学语文教材文言文)使用的较通用的字,主要满足与大众生活和文化普及密切相关的专门领域的用字需要。

  汉字历史悠久,使用状况相当复杂,加之汉字之学渊深如海,字表研制工程庞大,问题庞杂。《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专家工作组组长、北师大文学院教授王宁指出,字表研制过程历时8年有余,参与讨论的海内外专家学者3000多人次,前后修改90余稿。

  字表用字频度主要依据国家语委“现代汉语平衡语料库”和北京语言大学“现代新闻媒体动态流通语料库”,收录汉字量分别为9100万和3.5亿。字表中收录的每个字都有明确来历,每个汉字的出处、正异对应关系都经过了专家学者的检索和考证,为此甚至查遍了包括《四库全书》在内的典籍文献。

  对于人们关注的简体字与繁体字之争,国家语委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表示,在《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过程中,对繁体字恢复和类推简化问题,曾进行过反复的研讨。研制组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为了维护社会用字的稳定,字表原则上不恢复繁体字;将类推简化的范围严格限定在字表以内,以保持通用层面用字的系统性和稳定性;允许字表以外的字有条件使用,但不类推简化。

  李宇明表示,字表内有繁体字和简体字对照表,但目前不考虑全面恢复繁体字。此次字表根据语言生活的现实状况收录了6个原来的繁体字,但这些字规定了特定的使用范围。比如“剋”(kēi),仅在义为训斥、打人时使用。“锺”仅用在姓氏人名。“濛”仅用于姓氏人名和地名。另外,字表还恢复了51个异体字,比如活字印刷发明者毕昇的“昇”字、《瑷珲条约》中的“珲”字,都因其包含特定的历史文化意义而被收入。

  “很多人问,字表是不是要管大家用字,限制大家用字呢?不是的,我们管的是电脑用字,不管手写用字,对出版印刷和教材编写影响较大,对普通人用字没有太大影响。”王宁教授特别指出,字表在收字方面整体是优化的,放宽的,对许多字进行了解放而非限制。

  相较于1988年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通用规范汉字表》从表面上来看增加了1300字,但因为原来通用表里有35个字,这次的字表里没有收,在这个基础上又多出来1300,这样的线个字。

  除了因为社会语言生活变化而增加的字以外,字表还对未来的使用情况进行了预留,特别是为大众取名提供了许多便利。比如为了照顾给女孩子起名时常用“女字旁”和“草字头”字,专家们特意收录了这两个偏旁里一些不常用的字。还有,“喆”、“淼”、“堃”等极少用的字,因为很多人喜欢用来取名,此次也特意保留了下来。

  收集意见的电子邮箱为gfhzb@moe.edu.cn;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南小街51号《通用规范汉字表》意见收集组,邮政编码:100010;传线。

  《瑷辉条约》还是《瑷珲条约》?沂蒙山还是沂濛山?“闹钟”的钟和姓“钟”的钟一样吗?由教育部2001年启动的《通用规范汉字表》项目,历时8年研制终于定稿。8月12日,教育部就《通用规范汉字表》开始向公众征求意见。

  你是否曾经遇到这样的情况,生活中常见的人名、地名、姓氏用字,电脑里却打不出来?更严重的是,一字之差,可能引来无数麻烦。

  “21世纪的中国社会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社会用字的范围发生了很大的变动,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文字观念和需求,也出现了多元化、开放性的特点。这不仅使用字范围扩大,还有一个实现标准化的要求。”教育部语信司标准处处长王翠叶表示,制订《通用规范汉字表》,主要是为了满足各行各业对汉字标准化的需求,方便人们的生活。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三条规定,国家要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到底哪些是规范汉字呢?王翠叶解释说,过去已有的规范标准比较分散,有《简化字总表》、《异体字整理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等四五个字表,但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范本,需要重新进行整合和优化。

  《通用规范汉字表》收字8300个。根据字的通用程度划分为三级:一级字表收字3500个,是使用频度最高的常用字,主要满足基础教育和文化普及层面的用字需要。二级字表收字3000个,与一级字合起来共6500字,主要满足现代汉语文本印刷出版用字需要。三级字表收字1800个,是一些专门领域(姓氏人名、地名、科学技术术语、中小学语文教材文言文)使用的较通用的字,主要满足与大众生活和文化普及密切相关的专门领域的用字需要。

  汉字历史悠久,使用状况相当复杂,加之汉字之学渊深如海,字表研制工程庞大,问题庞杂。《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专家工作组组长、北师大文学院教授王宁指出,字表研制过程历时8年有余,参与讨论的海内外专家学者3000多人次,前后修改90余稿。

  字表用字频度主要依据国家语委“现代汉语平衡语料库”和北京语言大学“现代新闻媒体动态流通语料库”,收录汉字量分别为9100万和3.5亿。字表中收录的每个字都有明确来历,每个汉字的出处、正异对应关系都经过了专家学者的检索和考证,为此甚至查遍了包括《四库全书》在内的典籍文献。

  对于人们关注的简体字与繁体字之争,国家语委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表示,在《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过程中,对繁体字恢复和类推简化问题,曾进行过反复的研讨。研制组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为了维护社会用字的稳定,字表原则上不恢复繁体字;将类推简化的范围严格限定在字表以内,以保持通用层面用字的系统性和稳定性;允许字表以外的字有条件使用,但不类推简化。

  李宇明表示,字表内有繁体字和简体字对照表,但目前不考虑全面恢复繁体字。此次字表根据语言生活的现实状况收录了6个原来的繁体字,但这些字规定了特定的使用范围。比如“剋”(kēi),仅在义为训斥、打人时使用。“锺”仅用在姓氏人名。“濛”仅用于姓氏人名和地名。另外,字表还恢复了51个异体字,比如活字印刷发明者毕昇的“昇”字、《瑷珲条约》中的“珲”字,都因其包含特定的历史文化意义而被收入。

  “很多人问,字表是不是要管大家用字,限制大家用字呢?不是的,我们管的是电脑用字,不管手写用字,对出版印刷和教材编写影响较大,对普通人用字没有太大影响。”王宁教授特别指出,字表在收字方面整体是优化的,放宽的,对许多字进行了解放而非限制。

  相较于1988年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通用规范汉字表》从表面上来看增加了1300字,但因为原来通用表里有35个字,这次的字表里没有收,在这个基础上又多出来1300,这样的线个字。

  除了因为社会语言生活变化而增加的字以外,字表还对未来的使用情况进行了预留,特别是为大众取名提供了许多便利。比如为了照顾给女孩子起名时常用“女字旁”和“草字头”字,专家们特意收录了这两个偏旁里一些不常用的字。还有,“喆”、“淼”、“堃”等极少用的字,因为很多人喜欢用来取名,此次也特意保留了下来。

  收集意见的电子邮箱为gfhzb@moe.edu.cn;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南小街51号《通用规范汉字表》意见收集组,邮政编码:100010;传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