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之外的“汉语老师

  日前,在锤子手机的新款发布会上,锤子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罗永浩将一款以语音输入为主要功能的讯飞输入法带入了大众的视野。这款输入法运用人工智能技术,输入速度可超过键盘输入法,识别的正确率也很高。这些技术上的突破使它迅速得到了年轻用户的追捧。但也有网友担心,中文输入法的高速发展会让现代人忘记怎么写字。

  今年8月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中国手机网民规模已达6.56亿,占总体网民规模的92.5%。这意味着每天有大量的网民要高频率地使用输入法,输入法已经影响到了很多中国人的交流方式。那么,对于外国汉语学习者来说,输入法是不是也会影响他们学习和使用中文?他们又该怎么选择哪种输入法呢?

  在中国,汉语拼音输入法是主流的输入方式。因为汉语拼音是现代语文教育的基础,我们学习汉语都是从汉语拼音学起的。汉语拼音输入法不需要特殊记忆,符合人的思维习惯。据统计,中国手机用户在使用第三方输入法时,有72.5%的人用的是汉语拼音输入法。

  外国汉语学习者在输入汉字时,也大多使用汉语拼音打字。来自韩国的留学生黄熙秀,现在是南开大学文学院语言学方向的研究生。她告诉笔者:“用汉语拼音很方便,也很简单,我很快就能打出想要的汉字。”

  但汉语拼音输入也不总是那么方便。北京语言大学汉语进修学院副教授陈默就发现,留学生在使用电脑或手机输入中文时,常常会出现同音字,或音近字混淆的问题。她举例说:“我最近给零起点开始学习汉语的学生布置一个作业,让他们在微信里做造句练习。‘老师教汉字’这个句子留学生用汉语拼音输入会打成‘老市教汉子’,‘我的手机网络慢’会打成‘我的手机网咯慢’。”所以,当学习者的汉语基础还不很坚实的时候,依赖汉语拼音输入法有时不便于汉语学习。

  五笔字形输入法、笔画输入法和手写输入法使用起来不够便捷,所以使用的年轻人不多。据统计,仅有3.8%的手机用户使用五笔字形输入法,而使用笔画输入法和手写输入法的手机用户也仅占17.6%,其中主要是“70后”。可见,人们常常提笔忘字跟使用电脑和手机是有很大关系的。

  在这种情况下,对外汉语教师会创造更多的机会让外国学生写汉字。对外经贸大学中文学院教师杨宏说:“我给留学生们布置的作业基本都是写在作业本上的,很少让他们发邮件给我。”为了让留学生记清字形,他不仅要求学生手写作业,每节课上还会听写生词和句子。

  而在不需要动笔书写的时候,用手写输入法来记忆字形是个不错的选择。日本爱知大学学生近藤里奈学习汉语已将近4年。在没有老师辅导的时候,她就在手机上试着用手写输入法来录入,“写错了的时候就不能打出我要的汉字,这时就要想想怎么写才是正确的。这样一来,不用老师辅导,自己也能学写汉字。要是有不认识的字,还可以写到手机或者电子词典里再查这个字的读音。”

  在克服了主要的技术问题之后,不少人开始使用语音输入法。过去,语音输入因为准确度不高、反应速度不快、使用场景受限等原因,没能成为人们输入汉字的主要形式。但随着技术上的积累和突破,上述问题已逐渐地被克服,有一些语音输入法甚至已经可以识别英语、方言等。

  外国汉语学习者也喜欢直接用语音输入法代替打字,但普遍觉得语音输入法不是很方便。黄熙秀平时和朋友在微信上聊天时,经常会发语音消息,却不怎么用语音输入法。“我觉得语音输入法不好用。我说完一句话以后,识别出的字有很多错误,我还要再改,很浪费时间。”她说。

  陈默副教授认为:“外国留学生在说汉语时往往有‘洋腔洋调’,目前的语音输入法可能对这种口音的识别还未达到较高的准确率。当留学生的语音总是不被系统识别时,会导致汉语学习者产生沮丧情绪。但从另一方面说,这又是他们学好汉语语音的动力。因为要想让自己说的话被正确识别,就一定要练习汉语语音语调,保证发音标准。这也意味着对外汉语教师应该重视汉语语音教学的重要性,培养外国学生良好的汉语发音方式和习惯。”

  语音输入法不太适合外国留学生使用,但留学生们却能利用这种方式训练自己的口语和表达能力。近藤里奈在尝试最新版本的讯飞输入法后说:“我说中文的时候,总是说‘这个’‘那个’,中间停顿也很长,但原来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用了语音输入法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今后要在学习中予以纠正。”

  汉语输入法作为一种日常的语言工具,可以充分地锻炼使用者的中文表达能力。外国汉语学习者更应该把汉语输入法当作学习工具,巧妙地利用不同的汉语输入法,发现自己在汉语学习中存在的问题,有针对性地辅助自己的汉语学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